迅雷狂 用户巨亏

 利来官网备用     |      2019-05-30 01:29

  今年11月,迅雷正式发布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这份还未经审计的财报中,迅雷当季度的总营收为4530万美元,其中的1980万美元由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创造。

  通过玩客云降低宽带成本的云计算业务,为迅雷第三季度贡献了近一半的营收。而借玩客云搭上风口的迅雷,在不到一年内就转让了依托这一硬件产生的数字资产“链克”。

  今年9月,迅雷将链克业务售让给福建一家公司运营,正式与“币”切割。此举被玩客云用户指责为逃避责任。有律师指出,迅雷无视用户权益、单方面转让链克业务的行为涉嫌违约。

  高点买入链克和玩客云的投资者,在硬件、币价的双重暴跌下被套牢。有投资者亏损近600万元,一些硬件在二手商品平台上遭甩卖。

  与数字资产挂钩的玩客云模式如同“饮鸩止渴”,救得了迅雷的股价,救不了云计算挖矿的未来。

  “现在玩客云已经变成‘公鸡’了,一文不值。”从事金融行业的吴伟豪(化名)既是链克的持有者,也是囤积玩客云云盘的买家。

  目前,玩客云的官方售价为599元,但在二手商品交易平台上,有大量二手玩客云遭转卖,价格最低仅48元。在平台上直接搜索“玩客云”,界面会显示“违规信息无法搜索”,这个硬件云盘被卖家用“wky”或“母鸡”指代。

  去年10月,“鸡蛋”还不叫链克,叫玩客币。一些交易平台上,玩客币在一个月内从非官方发行价的0.1元涨到了8元多,上涨80多倍。

  而被用户视作“矿机”的人云盘玩客云硬件,也如同“能下金蛋的母鸡”,在一些电商平台上从官方预售价的338元/台炒到最高3240元/台。

  孵出“母鸡”的是美股上市公司迅雷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玩客云的推出也让迅雷的股价在1个月内上涨了5倍。

  2017年8月,迅雷推出了一款人云盘“玩客云”,借鉴的POW算法,利用玩客云“挖矿”产生的数字资产玩客币,总量为15亿,产量每365天减半。2个月后,玩客云正式推出“云盘挖矿”和玩客励计划。

  从去年10月12日玩客云正式启动挖矿后,陆续有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上线了玩客币,从最初的非官方开盘价0.1元,最高曾涨至近10元。

  交易行情数据服务商“非小号”收录了自2017年11月8日起的玩客币的价格,当时为3.22元,11月24日涨至最高9.17元后一路下跌。

  吴伟豪就是在那时候注意到玩客云的,这个硬件产品身批上市公司迅雷、技术、云计算等光环。他在链克价格跌至8元左右时入场,买入了两千个。

  不满足于囤币,吴伟豪想买玩客云“矿机”,专门挖币。最初售价为399元的玩客云自上线后供不应求,价格直线月,二手商品平台上,一台玩客云的价格已经炒到了2500元。观望了一段时间后,吴伟豪以1200元的价格收购了数百台玩客云。

  从今年年初开始,玩客币不断下跌。目前,已更名为“链克”的玩客币价格仅为0.68元,跌幅达92%。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吴伟豪在玩客云和链克上已投入了近80万元,按目前的价值看,他已亏损了50万元。

  吴伟豪不愿撒手,还在囤币,“谁说挖矿就一定会钱?挖矿都亏本了。”他仍看好链克的长期价值。

  链克的“矿主”中,吴伟豪的损失不算多。今年年初买入玩客云的小胡,共投入近800万元,目前仅剩200多万,缩水75%。

  今年11月,迅雷发布了Q3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总营收为4530万美元,较去年相比微涨1.1%。其中云计算及增值业务(IVAS)营收贡献了大部分增长动力,录得的营收为198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43%以上,较去年同期增长8.3%同比增长150万美元。

  本季度迅雷毛利润显著提升,毛利率达52.7%,而2017年同期为35.5%。从财报上看,提升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带宽成本的大幅降低,本季度带宽成本占总营收的22.6%,而去年同期为38.2%。

  带宽成本下降主要得益于迅雷的共享计算模式,该模式通过玩客云将家庭本闲置的带宽、存储和计算资源收集回收,转化为低成本的云计算服务输送至互联网企业。

  2017年,增长疲软的迅雷快速搭上了风口。推出玩客云前,迅雷的股价在4美元附近徘徊。

  事实上,在2014年艰难上市的迅雷,一直在谋求转型。当时,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4G网络和云计算的高速发展,迅雷的下载业务逐渐萎缩,以此起家的迅雷开始瞄准云计算领域。

  2013年,迅雷就成立了子公司网心科技公司,开始了云计算的基础CDN(内容分发)业务。当时的云计算市场充斥着阿里云、百度云和腾讯云等众多公司,这些公司正在打价格战以吸引企业客户。

  而资金量有限的云计算公司在部署CDN上,降价空间不足,网心科技尝试利用用户闲置带宽降低自身成本。

  2014年,网心科技启动“迅雷水晶”计划,推出钱宝。用户可以使用钱宝在水晶矿场APP中,挖取“水晶”并兑换。实际上就是用户将自家的带宽(主要是上传流量,还有部分存储资源)贡献出来,用作迅雷网络服务的CDN节点,从而获得励。

  当年年底,迅雷快速引入技术,推出了升级版的钱宝——玩客云,不但卖硬件钱,还以“币”代替,吸引了一批币圈投机客入场。这也成为今年年初互金协会点名玩客云存在非法集资风险的原因之一。

  迅雷CEO陈磊宣布All-in后,两年前推出的基于钱宝的内容分发网络“星域CDN”,也在2018年升级为星域云,为企业客户提供分布式云计算服务,成为玩客云和链克背后最重要的价值支持应用之一。

  Gravity计算引擎研发负责人刘韦宏是星域云的用户,他告诉蜂巢财经,结合了技术的星域云在边缘计算上体现出了优势。

  “我们使用过迅雷的星域云计算资源来测试我们自己的网络,目前可以支撑起10k级别的计算节点,比阿里云、百度云在价格上有优势,而且扩展很强、部署方便,比较适合我们做边缘计算和去中心化计算的用户。”

  刘韦宏说,目前迅雷公布的节点数量,也就是玩客云的数量是150万个,“如果其中的计算资源都运行了我们的计算节点,就可以超过中国任何一个大数据公司的处理能力。”

  刘韦宏提到,由于链克价格低迷等原因,玩客云用户维护节点的动力不足,整个网络不再适合那些需要稳定的中心化服务,“我们的分布式计算拆分很细,即使部分节点不可用,也会调度到其他节点,可能稳定相对差,但是成本低,我们更关注成本。”

  迅雷依靠玩客云降低了运营成本,用户在贡献带宽和存储资源时获得的链克,已经不是钱宝时代的,转而成了可在二级市场交易、流通的数字资产。

  今年9月17日,迅雷集团将链克的有关业务售让给了科技集团(以下简称)。但迅雷的产品版图中,仍保留了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位于福建的公司,在今年8月底入股了北京链享云科技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海南链享云科技公司。

  接手链克业务的正是链享云,包括链克口袋、链克商城等业务。链克口袋是存放链克的数字钱包,链克商城是迅雷在今年5月份推出的“链克兑换商品”平台。

  链克商城官方称,商户可耗用链克获得玩客云用户贡献出的闲置计算资源,用户使用链克兑换商户回馈的共享计算相关的产品和服务。

  链享云官网介绍,链克仍作为玩客云用户分享闲置计算资源的唯一励,链克基于迅雷链运转,是迅雷链智能合约服务的Gas,所有与链克相关的服务也没有变更。

  更改运营主体让一些玩客云用户颇有微词,“起初买玩客云,是因为看好迅雷,现在迅雷单方面毁约,我就看不清它未来发展的方向了。”

  一名用户称,在链克更换主体前,玩客云的二手市场价为300元左右,链克最低价为1.2元。按照挖矿规则,今年10月,链克产量减半,“加上更换公司主体的消息传开,引发了大家恐慌,出现抛售。”

  链克价格下跌至目前的0.6元,玩客云硬件也开始不断出现二手商品平台上,价格跌破百元。

  迅雷在硬件和“币”的运营上割裂、剥离,也让用户担心,一旦链克继续下跌,迅雷将以此撇清自身的发币责任。

  该产品的用户协议包含一系列免责条款,“用户明确同意使用链克口袋服务所产生的风险由用户个人承担……网心不担保服务一定能满足用户的要求,也不担保服务不会受中断……对在任何情况下因使用或不能使用网心服务所产生的直接、间接、偶然、特殊及后续的损害及风险,网心及合作单位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转让链克和用户权益问题,迅雷方面向蜂巢财经回应,如果用户接受转让,可以继续使用;如果不想继续使用服务,会有另外的解决方式,“迅雷是一个上市公司,不可能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转让链克业务后,我们目前没有接到过投诉。”

  迅雷方面表示,链克业务的转让程序还在进行中,转让链克并不是因为迅雷出现了问题,“只是想让链克更好的发展,集团在支付和物联网等行业都做得很好,而迅雷是一家专注于技术的公司,我们想更专注地做底层技术。”

  针对链克口袋给出的用户协议,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苏奕欣认为,网心公司应该设置妥善的用户退出机制,用户拥有个人数据处置权,“链克涉及到用户的个人数据、资产是否愿意交给链享云公司处理的问题,用户的个人隐和数据并不能当然地过渡到下一家。”

  苏奕欣进一步解释,公司之间的业务收购只要符合法律规定即可,但是用户跟前一家签订的合同,并不是当然地转移到下一家。

  “因为用户可能是相信上一家的实力、背景等才会签协议。业务进行转移,有可能用户对下一家没有信任感、不想跟下一家签约,就可以要求上一家继续履行合同。因此合同里面应该有相关违约责任的约定和妥善的退出机制。”苏奕欣说。

  转让链克业务是迅雷“去币化”的延伸,这家上市公司推出玩客云的2个月后,就引来了监管部门的注意,进一步引发了迅雷“股市、币市两头圈钱”的质疑。

  “一手好牌打烂了。”业内同样做“云盘挖矿”的匿名人士说,转型云计算的迅雷以上市公司主体介入,正好赶在去年“9·4”国内取缔ICO前后,“只要一碰‘币’,必然会引起监管注意,迅雷虽然不是第一家做‘云盘挖矿’的,却因为内讧成了最知名的。”

  把迅雷推上“发币”风口浪尖的正是它投资的一家公司——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大数据)。

  去年11月28日,迅雷宣布要撤销对迅雷大数据业务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后,引发后者爆料,指称迅雷的CEO陈磊“开展非法发行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技术,是个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传销群体、变相ICO的非法集资骗局”。

  隔空“互撕”持续了两三天,不但把迅雷的股价撕跌了30%,玩客币也随之大跌。12月1日,币价从7.11元跌至6.35元。

  或许是看到了“内讧”带来的损失,12月3日,双方握手言和,迅雷发布公告称“消除误会达成共识”。

  两家公司“共识”了,但玩客币被推到了ICO的红线跟前。迅雷的“去币化”由此开始。

  12月9日,迅雷发布公告,玩客币正式更名为“链克”,功能保持不变,而“玩客币钱包”也更名为“链克口袋”,同时自12月14日起实行实名制。

  虽然公告中言明“将联合各监管、执法部门展开非法交易平台打击活动”,但“链克”仍未逃过监管的眼睛。

  今年1月12日,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点名了迅雷的链克项目为“以IMO模式发行的虚拟数字资产”,明确这是发行企业用“链克”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

  这一风险提示再次下挫迅雷股价。美国时间1月12日,迅雷股价暴跌27.38%,至16.63美元,最低触及16.01美元。

  迅雷当时回应称,将接受互金协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关心,接受指导和监督。

  迅雷的积极态度是否获得监管认可不得而知,但该公司涉及、发币等消息则引起了两起在美国的集体诉讼,诉讼指责迅雷在知情下推出、参与了非法ICO,并发布一系列关于该活动合法的虚假声明,对公司股价产生实质影响。

  曾经带给迅雷股价暴涨的玩客云和链克,在监管和股民的双重压力下,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尽管迅雷CEO陈磊在玩客云发布之初,就明确了链克不会上线交易,但这并没有阻止链克在第三方平台上线,火狐狸网、玩家网都曾上线过链克。

  被点名后的迅雷,一边“公告式”打击第三方交易,一边以实名制加强内部审查,一度关闭了链克钱包的用户互转入口,止下交易。

  今年5月,时代财经报道,链克钱包的国际版给场外交易留下了后门。“用户只需将国内版本钱包中的秘钥备份导出至国际版本,即可完成链克资产由国内到国外的转移,之后再将链克转入第三方交易平台,用户即可进行链克的流通与交易。”

  在投资者眼中,“云”中去“币”的迅雷难逃发币原罪,币价暴跌,也成为今年不断有用户组织维权的原因。

  “我们理解迅雷转让链克规避监管风险的做法,但玩客云投资者的利益受损谁来承担呢?”一名玩客云的用户说。

  迅雷靠玩客云降低了运营成本,增加了营收;链克在二级市场的炒作将投资者套在了山顶,迅雷对其进行了切割。

  而在模式上就绑着链克的玩客云,正在因双重投机泡沫的破灭而面临着硬件遭低价甩卖的现实,这意味着为迅雷提供云计算网路的节点,正在因不堪负重而离去。

  玩客云模式如同“饮鸩止渴”,挽救了迅雷的股价,但也为“云计算+”的未来蒙上了影。